Ihr naht euch wieder

不可错过的德国U20 - 弗朗克·沃姆斯的战术创新

[作者:Uli Hesse]

[原文地址:espnfc.com]


上周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“感谢上帝赛季总算结束了” (尤其是从汉堡、慕尼黑1806、斯图加特、多特蒙德和圣保利球迷口中)。不,一切远未结束,这个夏天,被《踢球者》称之为’大赛马拉松’,这并没有夸张。

首先是在加拿大的女足世界杯,以及史上首次,德国每个年龄梯队都打入了欧青赛或者世青赛的正赛阶段。U17在五月的欧青赛中取得亚军,于是他们将在十月参加世青赛。U21阵容中包括世界冠军金特尔和欧冠冠军特尔施特根。他们将在六月争夺欧青赛冠军。在七月是U19欧青赛,队中包括打过欧冠比赛的高迪诺和萨内。

目前在新西兰参加世青赛的是U20,他们拥有六名德甲球员,四名德乙球员,非常好的结构。但这支U20的球员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,我要写的是他们的教练,弗朗克·沃姆斯。他是让我全神贯注于U20比赛的原因。

因为我在等待着他们,故意的,传球失误。

先上背景。弗朗克·沃姆斯, 54岁,1998年在费内巴赫以勒夫助教身份成名,自2010以来执教德国U20。而最重要的,是在2008年他成为了亨内斯·魏斯魏勒学院(获得执教资格的地方)的校长,也就是说,他是未来教练的教练。

从技术上讲他是这个国家最有影响力的教练。我同他在2013年夏天谈过德式足球的复兴。他不经意的提到一句,很多看起来是创新的东西,其实并不新。比如,‘有意传球失误’这个概念 - 他更喜欢用‘计划内传球失误’- 是很多年前就听到的。

令五年前的西班牙国家队如此恐怖的一个战术就是 - 感谢克洛普,这已经是广为人知 - 用英德夹杂的说法是‘Gegenpressing’,即反抢。当你在前场靠近对方禁区的地方丢球,你不后退,而是压上去。这就意味着你的对手刚一获得球权就处在压力之下。既然他们不能从后卫线组织起来像样的进攻,他们就要么选择长传(这样很容易丢失球权),要么在自家禁区附近横传 - 每个人都知道这非常有风险。

既然Gegenpressing的后果让对手如此难以防守,那么,为什么不主动创造可以施加Gegenpressing的机会呢?换句话说,在一定的情况下,如果你主动的把球传丢,会如何呢?

这种从纸面上看削弱自身的行为违反大多数球员(其实还有教练)的本能。但这已不再属于非常规战术。当默特萨克拿球准备组织的时候,一些对手,尤其是塞尔维亚,他们将从他身边散开 - 看起来像分开的红海一样,迫使他向前 - 这就是目的所在,他将没有多少好的选择,并且在身后留下空挡。

当你理解了这些逻辑,‘计划内传球失误’听起来就不再那么疯狂。沃姆斯告诉我,‘你可以正常使用它,也可以用作紧急措施,即一种控制下的解围。对方施加压力太大不知道如何传球时,就往对方门口大脚踢。’

但是注意,这是关键所在,不是随便踢到什么地方就ok了。‘我们想要的,是球在对方后卫线的头顶上飞,飞到肋部靠近边线的一侧。’ (简单讲,肋部就是边路和中路之间的部分。)

‘理想情况下,球会落地,之后就不动了,像一只安静的高尔夫球。然后对方一名后卫就要转身朝那边跑过去捡球,此时他背对我们,我们就一拥而上。’

当这名后卫再次转过身来,他会发现自己深陷前场反抢大军的汪洋大海,走投无路。而要使球的落地地点处在肋部靠近边线一侧的原因就是,一名后卫面临麻烦时最显而易见的退路就是回传守门员,而从这个位置上回传是非常危险的。

在这场谈话的几个月前,马特乌斯在接受《明镜周刊》采访时被问到,有传言在瓜迪奥拉治下巴塞罗那已数次进行这种‘有意传球失误’,他回答说早在80年代的米兰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战术。

谈到米兰德比,马特乌斯说米兰的战术是,‘不盯防边后卫。让国米传球给布雷默,然后就照准了他揍。我在保加利亚国家队也使用过这种战术,有意传球失误让谁也拿不到球,给对方一种短暂的错觉:球权已经是他的了。然后你突然袭击。’

然而,尽管有像沃姆斯这样够格,或者像马特乌斯(可能还包括瓜迪奥拉?)这样有名的人士的鼓吹,‘有意传球失误’还要经过很长的距离(这里没有双关),才能成为一种可接受的手段。

沃姆斯说,‘我在教练课上就已经说了好多年了,没人去做。现在我把它带进了我的U20。但是球员们不喜欢。’ 他补充说,‘还未喜欢。’

评论
热度(6)

© Ihr naht euch wieder | Powered by LOFTER